20131130

【整理转载】孩子,我不想教你当个奴才!

乐当幸福不良妈妈 Antonia Wang
在部落格世界以 “乐当幸福不良妈妈Antonia Wang”闻名的王丽芳,曾任立法委员助理。女儿“肉弹”出生后成为全职妈妈,并架设部落格分享教养心得。基于自己违背传统教养的特殊观点与作法,自称是“不良妈妈”。着有《乐当幸福不良妈妈》、《我不是天生会当妈》。

请耐心的看完
你会因此而获益。。。

国中一年级的时候,我的教室刚刚好在训导处旁边的转角处,班上有一半的同学,不需要转头,就可以一边上课一边看到训导处所有的动静,训导处的窗边总有好大好大的一捆藤条摆在显眼处,当训导处有老师拿起麦克风广播的时候,大家都知道总有人该要遭殃了。
 
会被叫到训导处挨打的同学,很多都是学校中所谓最坏的孩子,老师打不够换训导处打,训导主任通常把同学叫来之后,没讲几句话,就是一阵的狂打,藤条猛烈的挥动,在空气中产生出咻咻的声音,而每次重重的打在同学的身上时,即使不是当事人的我们,依旧能够感受到那样的恐惧。
 
有一次一个家长被请到训导处,那个家长看到自己的儿子站在训导处的一角,马上拿了棍子一阵乱打:‘他奶奶的,老子花钱养你这个臭小子,竟然不学好,什么不学给我学打架、混流氓,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!’,那个爸爸越打越夸张,后来连办公室的椅子都拿来砸了,让所有的同学几乎都跑去围观,我想,他的儿子当下一定很想干脆就这样死了算了吧!?
 
多年之后,我在很奇特的因缘之下读了政治,读政治的过程让我整个思维受到很多的震撼,在修习政治思想学的时候,我的教授是一个乡音很重的教授,老实说他说话的口音我听都听不懂,只知道那本书他念了二十五年,如果考试作弊照抄绝对会被发现。
 
因为听不懂老师浓厚的乡音,所以上课的时候我都在长发下藏耳机听音乐,然后把书当成小说看,那时候的我才发现,儒家的思考之所以可以流传这么久,不代表它是好的思想学,而是,它是所有统治者最爱的学说,因为孔子的儒家思考,就是在教一个人当个称职的‘顺民’。
 
所谓的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,是在教人民不要突破那个阶层制度,要守自己的本分,人不是生而平等的,阶级是不能打破的。
 
我在想,如果我是君主,我也会推崇孔子的儒家思想,因为只有人们乖乖的不反抗,安安分份当个低下阶级,我与子孙的地位才会永远不受威胁。
 
现在的我,当了母亲,我常常看到许许多多的书籍,在告诉父母如何教出一个乖巧、听话的孩子,我也常常看到很多的补习班标榜着要培养未来的领袖。
 
然而,我却依然觉得这整个社会,要求的不是在培养孩子当个领袖,甚至不是个具有完整人格的一个人,而是我们努力的在教导自己的孩子成为一个称职的‘奴才’。
 
当一个主子买了一个奴才时,要的也不过是这个奴才要听话、要乖、不需要有自己的意见、有耳无嘴、叫了就要动、说一次就要懂、不可以质疑主子、不能跟主子顶嘴、奴才不听话就打、奴才不乖就骂、不需要说出自己的情绪、不需要有自己的思考、凡事要忍耐、不能决定自己的喜好、看主子的脸色过日子、做好自己的本分,其他的事情不要管,雇主可以对奴才有意见、奴才不能有自己的意见,雇主可以犯错,却不能被质疑。

然而,我们不也是在父母这样的教育下长大的吗?
 
我们要孩子听话、要乖、不需要有自己的意见、有耳无嘴、叫了就要动、说一次就要懂、不可以质疑长辈、不能跟长辈顶嘴、孩子不听话就该打、孩子不乖就该骂、孩子不需要说出自己的情绪、孩子不能决定自己的喜好、孩子要懂得看大人的脸色过日子、凡事要忍耐、孩子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(读书),其他的事情不要管,父母可以对孩子有意见、孩子不能有自己的意见,父母可以抽烟、骂人、打小孩,孩子却不能抽烟、骂人、打人。
 
一直以来我以为孩子乖、听话、不吵不闹就是一个很棒的孩子,这样理所当然的教育方式,这样理所当然的标准,却没有人去质疑到底我们在教的是一个奴才还是个领袖?
 
孩子两岁半了,她意见变得非常的多,很多的事情都想要跟父母唱反调,常常让我几乎耐心全失,然而,我却想着国中时候,那样看着别人挨打的恐惧,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,别用这样的方法,教育自己的孩子因为恐惧而成为一个乖巧的奴才。
 
就如同我们这些妈妈常常跟孩子说的:‘你不需要乖乖的听话,但是要懂事。’,而我们当母亲的也不需要打孩子,但却要想尽办法让他们真正的‘懂事’
 
有一次,寒流来的冬夜,女儿坚持在沙发上换尿布,而Benson却坚持抱她到床上换尿布,女儿不从的大声哭闹,Benson抓住孩子打了两下屁股,女儿哭着大喊:‘我要躺那边换屁屁!’,Benson说:‘不行!我说这里就是这里!’
 
那时候的我走过去,要求Benson对女儿道歉,因为我赞同孩子说出自己的感受与意见,Benson除非有生命的危险,绝不可以强迫孩子的意愿,而且,不管如何,打人的人就是不对,就该道歉,不管他是父亲还是长辈或是高官,都必须要为打人付出代价。
 
在家的我,常常跟孩子争辩不休,两岁半的她有时候要我去某个地方、做某些事情,我都会跟她讨价还价,她表达她的情绪与意见,我也表达我的情绪与意见,我不想被她控制,我也不想委屈自己,更不会想要控制孩子的一举一动,即使她话懂得不多,在我家每天就像在辩论会般的热闹’。
 
我是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天,就把孩子当个大人在对待,她做的任何事情都必须要自己去承受那些后果,我努力的尊重着她的意见,我努力的引导她自己去思考,我努力的抱着她走在路上跟她说每一件事情,我努力的让她‘懂事’,并欣然的让她挑战我的一切。

我常想无论是中国人或是台湾人,从来没有在真正完完整整的民主体制下成长,我们被逼着去学习当一个‘顺民’,我们被逼着去当一个不需要质疑的人,我们被政治人物教育着‘不谈政治才是高尚’,却不去质疑为何要去遵从那些‘沾了满身政治的政治领导人’?
 
因为不懂政治,就不会质疑,也不会懂得该反抗与争取自己的权益,也就不会危逼到权威领导者的地位。
 
我们从小就被教导着要乖乖、要听话、要往东就往东、叫往西就往西、不吵不闹、不需要有自己的意见、有耳无嘴、叫了就要动、羞于说出自己的感受与情绪、不要管政治、孩子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(读书),其他的事情不要管,我们被教育成一个顺民,一个好用且懂得忍耐的奴才。
 
然而,当我们希望孩子将来有自己的路、有成就、当一个领导者、当一个领袖时,却忘了,所谓的领袖,就是不愿意忍受现状、敢挑战制度、敢说出自己的想法、敢去思考、敢去质疑,敢去发觉、敢去挑战环境、敢去打破传统、敢不听话的去走自己的路、敢去梦、敢去想、敢去领导别人、懂得政治、懂得商业、懂得布局的人。
 
这些用在领导者身上该有的特质,如果在一个孩子的身上同时被拥有,就会被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不乖且没礼貌的孩子。
 
现在当我看着孩子倔强的坚持自己意见时的脸,我好想告诉孩子。
 
亲爱的孩子,你的母亲我是被要求当一个乖孩子长大的,多年来,我在意着别人的想法、被要求听话、被要求忍耐的成长,这一路来我一点都不自在,一路跌跌撞撞的走过。
 
因此,亲爱的孩子呀!
 
你的母亲我,虽然不知道该如何教导你成为一个领袖,但是,身为你母亲的我,会如此的警惕自己,千千万万,别把你教成一个称职的奴才。